餘東臨:西昌學院農業科學學院大二學生,22歲
 
  袁苜淮:西昌學院工程學院大三學生,20歲
  四川新聞網涼山4月3日訊(記者 羅本平 攝影報道)2日,在參加西昌某西餐廳組織的活動中,兼職員工、西昌學院學生餘東臨和袁苜淮在救溺水校友時,雙雙不幸溺亡。3日,四川新聞網記者走訪事發現場,採訪校友同事等,還原事件真相,以及兩人平時的生活。
  現場 留下一副無人認領的眼鏡
  今日下午,邛海青龍寺景區新沙灘位置,因為封閉施工等原因,游客少了很多。
  餘東臨和袁苜淮溺水身亡的地方,家屬燒的香蠟紙錢灰燼,在湖邊微風吹拂下,散落一地。
  在兩人溺水位置左側約20餘米的地方,立著兩個牌子,一個是“請勿游泳”,一個是“水深危險”。
  邛海湖岸邊,一副黑鏡架眼鏡被人放在一棵樹旁。後經過袁苜淮的同學辨認,這是袁苜淮平常戴的眼鏡,“他高度近視,500多度,鏡片很厚,一眼就能認出。”。
  喪子 悲痛的父親一人默默抽煙
  聞訊孩子出事後,餘東臨的父母連夜從資陽趕至西昌。在相關人員的關懷下,默默守在兒子的靈堂外。
  餘東臨母親黃定芬黯然無神,眼中充滿淚花。餘東臨父親餘志良則是一言不發,但在他佈滿血絲的雙眼中,充滿悲傷。
  在太陽下,餘志良和家人們找來一個火盆,給離去的兒子燒紙錢。黃定芬一邊燒著紙錢,一邊喃喃自語,“你要什麼,給家裡說嘛。”
  風不時將點燃的蠟燭吹滅,餘志良總是慢慢地上前,用手護著,將其重新點燃。
  燒完紙錢,餘東臨找了棵樹,一個人靜靜地坐著,抽著煙,不時望著前面抽泣的黃定芬。
  打工 家境不太好工作很努力
  餘東臨等是去年10月份左右到餐廳兼職的,工作時間按小時結算,每小時工錢8元。因為餘東臨家境不是太好,工作非常努力。
  “大家都是想利用閑餘時間出去打零工,鍛煉自己。”同學楊濤表示,昨日,餐廳召集員工搞活動,他因為有事情,未能參與。
  而據袁苜淮的同學介紹,進入大三後,很多精力需要花在學習上,外出打零工的時間就要少得多了,但袁苜淮還是抽出時間參加了昨日的活動。
  親歷者 為救人他們才溺亡
  與餘東臨和袁苜淮一樣,西昌學院體育學院大二學生張洋也在該餐廳做兼職。
  據張洋講述,從昨日上午到下午,大家一直玩得很開心。約在16時50分許,餘東臨等人玩的排球被打進水裡。
  “當時距離岸邊只有4、5米遠,楊超(化名)和餘東臨下水去撿。”張洋說,因為距離不遠,水淺,楊超脫掉外衣,光著膀子下水去撿球,餘東臨則站在水中,看楊超撿球。當時,突然起風,風吹著球向湖水遠處飄去,楊超跟著去追,併在水中游了一段距離後往回撤。
  “看著他在水裡游,但是半天動不了,而且在逐漸下沉。”張洋說,判斷楊超是體力不支,他和袁苜淮趕緊上前,袁苜淮脫掉鞋子就跳進水中,他也脫掉鞋襪,緊隨其後。
  兩人前後相隔一米,向水中的楊超游去。
  “看著袁苜淮抓住楊超了,我因為不太會游泳,在水中頓了一下,沒過去。”張洋說,當時以為袁苜淮已經救上楊超,應該沒事了,可很快袁苜淮就出現體力不支現象,他趕緊先上前抓住楊超往岸邊拖,等到淺水區域折返身時,卻發現袁苜淮已經沒有了蹤跡。
  上岸後才發現,消失的不僅有袁苜淮,還有同時參加救援的餘東臨。
  面對突然的變化,岸上的人驚呼求救。
  接到報警的消防、公安、邛管局等人員到現場,調集4搜快艇展開搜救,最終將兩人遺體打撈上岸。
  餐廳 先處理去世人員後事
  今日下午,某西餐廳就兩名大學生參加活動發生意外事件表示:對發生這樣的事情,感到很痛心,當務之急是做好去世員工的後事安排和家屬的安撫工作。下一步,將按照家屬要求,與相關部門積極協調申報見義勇為獎。
(原標題:兩名大學生西昌邛海救人溺亡續:將申報見義勇為獎)
創作者介紹

College

wqbrutikl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